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魔女天骄之方研加料改写版
魔女天骄之方研加料改写版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方研是小可魔女之中最喜爱的一个主角,看龙大原文甚觉不够,看到其他大大都有改写过魔女之作品,一时手
痒,也来改写了一篇,不敢称为加强版,加料版还勉强可算,欢迎众狼友,众大大和龙大批评指正,但求喜欢方研
的众狼友开心便好。以后如当有空,会继续尝试改写其他段落。本文在龙坛首发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寒夜阴森,冷烈的夜风刮得呼呼价响,大江中央,却停泊着一艘华贵的大舫,船上灯烛高辉,映得这艘大船更
富丽堂皇。

船上内房的白玉圆桌上,正坐着两个老者和一名少女,只见两老一身黑衣,年约五六十岁,正是血燕门左右门
主。而那个少女,年约十八、九岁,却长得秀丽绝色,便是朱雀坛坛主方妍。

这时左右门主已把头罩除下,左门主名叫童虎,长有四方脸膛,皮肤黝黑,一对眼睛炯炯有神,长须短髭,甚
是威武。右门主叫童鹤,长得面容清臞,脸色红润,美髯飘飘。

只听方妍说道:「属下无能,被姓罗的把二人救去,实是罪该万死。」

童虎笑道:「这也怪不了妳,这姓罗的小子,武功着实了得,当初早知他这般厉害,确不宜叫妳出马。」

童鹤笑道:「是了,妳是否已经把毒物种在他身上?」

方妍道:「属下遵照门主吩咐,已把毒物种在他身上,可是没想到,这个姓罗的竟练有「乾坤坎离大法」,瞧
来对他起不了作用。」

二人听后也为之一怔,不由互望了一眼,童虎道:「有这样的事,懂得此法的人并不多,这小子又怎会晓得?
这倒奇怪了。」

童鹤道:「这人瞧来并不简单,若不除去此人,实是咱们的心中大患。早知如此,刚才便应该补多一掌。」

方妍乍听之下,心头不由一惊,莫非罗开出了什么事?

正当她暗自发愁之际,随听童虎道:「姓罗的既已中了咱们的阴阳神掌,他要活下来,直比登天还要难。我当
时不马上了结他,一来是好让那些人知晓厉害;二来要那小子多受点苦头,尝一下忽寒忽热,五脏翻腾的滋味。」

方妍听到这里,不由脑里轰的一声响,险些儿便昏了过去,还好她内力造诣尚深,仍能勉力撑持得住,可是脸
上已变得血色全无,娇躯微颤。她素知阴阳双掌的厉害,中者确无存活之理,看来罗开已受了二人一掌,可说九死
一生。她想到这里,心里不禁淌出血来。

童鹤见她脸色有异,便猜上了几分,当下说道:「妳怎么了,听见那小子重伤,是否心头发痛了?」

方妍听他此言,登时背脊一寒。她虽然为罗开心里悲苦,但事已至此,确无法挽救,倒是给这两个魔头起疑,
接下来便大为不妙了。但再一深思,立时发觉不妙,身子不由微微一颤。心想:「门主既然要收拢罗开,怎地左右
门主又要出手伤他,莫非二人已知晓罗开不从,立心要除去他?」

言念及此,立时脸容一改,化悲为笑,说道:「属下绝无这样想,这姓罗是生是死,与属下何干。只是想起这
样的一个俊男,竟给两位门主活活打死,着实有点可惜而已。」

童虎呵呵笑道:「原来咱们的万人迷尝过那小子甜头后,竟然淫心萌动了。」

方妍娇媚一笑:「左门主说笑了,属下才不是呢。」

童虎道:「他既懂「乾坤坎离大法」,在那方面必定让妳很满足吧,不知这小子和我两老相比,是谁厉害些。」
说完盯着方研丰胸,呵呵淫笑起来。

方妍听见,自是知道这对老淫虫的意思,见她媚眼一瞟,说道:「不要再取笑属下了,论到这方面,姓罗的虽
懂得「乾坤坎离大法」,但当时彼此心存芥蒂,只是草草了事罢了,他又怎能和两位门主相比呢。」

童鹤笑道:「是么,但我看未必。只要妳记住,要是妳稍有对本门不忠,便莫怪咱俩不容情。尤其是妳那个好
妹子,若不是妳的关系,这样的一个大美人,咱们又怎肯放过她,恐怕早便成为咱俩的玩物了。」

方妍听后心里一惊,心想:「要是今次我处理不当,一个不小心,给这二人看出点点端倪,到时二人反脸不认
人,不但害了妹子,而自己这两年来忍辱负重,甘心为人玩偶,便即化为乌有了。」

当下道:「属下纵有天大的胆子,也不敢对本门不忠。希望两位门主手下留情,放过我妹子一马,属下便感恩
不尽了。」

童鹤笑道:「本门主既应承过妳,自不会随便食言,只要妳不起异心,妳们姊妹二人,自会太平无事,要不然
可就不要怪我。」

童虎道:「老弟,不要再恫吓她了,依我看方坛主也是聪明人,难道这利害关系她还不懂么,我说得对吧?方
坛主。」

方妍听后,发觉童虎这句说话更具威吓性,但她想到妹子的贞节安危,着实无从反抗之力。要不是这个原因,
便是一死,又有何惧。其实她这句说话,不知在心里说过多少遍,现听见童虎这番话,心里又是一惊,便即道:「
属下自当明白。」

童虎笑道:「妳既然明白便好。今日本门主兴致大好,咱们今夜便来个二龙一凤,看看方坛主可有这个本事了。」

方妍道:「只要两位门主高兴,方妍自当使出浑身解数,也要令两位门主满足顺意。」

童鹤道:「个多月没和方坛主好过,今晚必须好好尽兴一番。呵……呵!是了,我这个老哥,到底有多久没和
妳好了?」

方妍勉强一笑,道:「左门主十天八天便会来一次,当时我也奇怪右门主你因何不来,还道右门主已经厌弃属
下了。」

童鹤笑道:「又怎会呢,本门虽美女不少,但比得上方坛主的,至今还没有一人,如此一个天仙化人的美女,
且又淫媚入骨,本门主又怎会厌弃。」

说着站起身来,走到方妍跟前,二指抬起她下颚,瞪着一对淫眼,鉴赏着眼前这个大美人,一面笑道:「没见
一个多月,果然又漂亮了几分,不知身材可有丰满了。」

他说着之间,已伸出葵扇般的大手,隔着方妍的衣衫,把她的一边玉峰捏在手中,又搓又捏,淫笑道:「着手
很好,又挺又饱胀。咱们三人到榻上再玩。」

方妍又哪能违拗反对,只得任由他拥在怀中,三人往床榻走去。

只见二人来到榻沿,方妍便先动手替童鹤脱掉衣服,再移至童虎身前,为他脱了个清光,登时两条大肉虫,笔
直地并排站着,胯间之物,早便变得又粗又大,竖得老高,等待着方妍的慰藉。

方妍识趣地道:「请两位门主先坐在榻沿,好让方妍为两位吹奏一曲。」

二人听后自是高兴。莫看二人年纪不少,身体却非常健硕,胸口肌肉丰厚,盘根虮结,浑身充满精力,尤以胯
下的龙筋,更是挺硬粗大,龙冠圆突,青筋暴现。方妍还没遇见罗开前,这二人的物事,却是她最为满意的了。

这时见方妍盈盈蹲下,两只玉手,各提一根巨物,轻缓地套动挤磨。二人给她玉手一弄,登时喊了一声爽。

方妍抬高俏脸,望着二人的反应。她温柔地抚弄了一会,便即凑近头来,先把舌头舔向童鹤的龙冠,舔了良久,
方行小嘴微张,含入口中,眼睛仍不住望向眼前的男人。

童鹤垂头望住这个大美人,一张优美的小嘴,正自紧含自己的家伙,不住吞入吐出,螓首幌动。再见她身躯微
蹲,姿态优美之极,虽是衣衫齐整,但胸前双峰,却撑挺着一道迷人的弧度,异常诱人,直看得童鹤心痒难搔,当
下巨掌前伸,纳入手中捏玩起来。

方妍虽对二人心无好感,却碍于二人的势力,还有重大弱点给二人掌握住,只好尽心服侍,讨好承欢。

她心想道:「方才听二人之言,似乎已经对我起疑,要是今趟不能让他满意,这二人大有可能借题发挥,到时
反而不妙。自己受罪不打紧,可怜妹子她……」

想到这里,不由心头猛地一跳,决定把心一横,使出浑身解数。

只见她把口中之物吐出,挽起童鹤放在胸前的大手,牵引他来到领口处,望向他道:「门主这样摸玩,弄得人
家不上不下,何不探入人家衣内,尽情把玩一番,好让人家也舒服嘛。」

童鹤哈哈笑道:「妳这个小淫娃,当真懂得享受。」说着探手便进,大手穿过兜儿,一把便将她一边丰满抓住,
不住搓弄起来。

只听方妍轻嗯一声,低声道:「好舒服,请继续把玩方妍,尽情搓握是了。

啊唔……好美。」话落,遂把巨物重纳入口中,使劲吸吮起来。而另一只玉手,也不忘童虎的龙杆。见她双手
齐飞,显得极为尽心。

童虎在旁也瞧得异常兴动,况且下身却被她玉手紧握,缓捋慢套,力度轻重适中,委实畅美无比。

童鹤更是浑身爽透,方妍娇美的玉峰,在他的手上,也不知玩过多少次,但这种眼看不到,光凭触感的揉捏,
他还是首次,其趣却另有一番妙处。他只觉手上之物,浑圆饱满,方好巨掌盈握,一颗硬挺的蓓蕾,不住在他掌心
打滚,果然美妙无穷,触手奇佳。

方妍在他恣情的把弄下,欲火也逐渐高烧,手上的动作也缓缓剧烈起来。

童鹤在双重的享受下,不禁兴若酒狂,遍身焰火如焚。二老不曾练过「乾坤坎离大法」,按忍之力与常人无异,
只凭一身深厚的内力,克制强忍,但遇着眼前这样一个绝色美人,确也欲火难抑。

他只觉方妍咬着龙冠,舔咂吸放,无不美入骨髓,当下放开精关,务求享受一下释放的销魂快感。

方妍使劲地吸着顶端,玉手翻飞,见他越来越胀,且突突乱跳,知他一心要放入自己口中,便即加紧吸力,果
然不消片刻,炙热的浓浆直喷而出。方妍美目微抬,牢牢盯着他,才一一吞下,并以小口清除残余,方站身而起。

童鹤美得浑身舒泰,见方妍挨身过来,便即拥住,要她面孔向外,跨坐在他双膝上。方妍哪敢不依,只得照他
所言。童鹤从后拥抱着她,并动手脱她衣衫。

方妍软着身躯,任他所为。童虎也站到她跟前,两兄弟当真十分合拍,没多久便把方妍脱了个精光。方妍却不
害羞,伸手往前握紧童虎的宝贝,温柔地套动起来。

童虎定睛瞪着她,灯光掩映下,见她更是娇美无限,一对水汪汪的眼睛,绽放出炽热的淫欲光芒,不禁脱口道
:「好一个美人儿,待老夫今晚把妳弄上天。」

方妍娇媚地朝他一笑,说道:「属下既是门主的人,只要门主喜欢便好了。」

童鹤从后围手过来,双手包住她一对傲峰,肆无忌惮地搓揉。

方研套弄了一会儿童虎的宝贝,便一口含住,尽情舔舐起来,温柔的小嘴不但温暖且湿润,把个童虎弄的舒爽
不已,直拿自己的宝贝在方研口中抽插,而方研身后的童鹤再把一对丰乳揉搓了个遍以后,便左手继续包住丰满轻
薄,右手探到方研胯下抠弄起来。

方研顿感刺激,嘴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,童虎只见自己的宝贝在天仙般的方研小嘴中进进出出,砸砸有声,三
人就这样弄了一段时间,童虎再也把持不住,一股阳精直喷出来,随即一阵畅快,方研照例一口口吞下,并舔弄干
净。

童虎爽道:「方坛主的嘴上功夫真是越来越纯熟,本门主真是欢喜的紧。」

方研娇声道「只要门主喜欢,属下自当随时为门主吹奏。」

童鹤在后听的兴起,运起内力,泄完不久的宝贝再度硬将起来,方妍刚巧坐在其中,自然感到他的反应,不由
喘道:「门主好生厉害,这么快又回复过来。」

童鹤笑道:「见着妳这个美人,怎不叫人不心动。来,便这样坐着,让我往后路走一走。」

方妍听着,知这右门主直来便好此道,只得微微一笑,说道:「门主爱走后路,便由方妍代为引路吧。」说着
探手往后,挽紧宝贝往自家菊门抵去。

童鹤驾轻路熟,乘着方妍沉身之势,龙冠立时挺进。方妍轻嗯一声,缓缓坐下,只觉他绶缓深进,畅美难言,
终于全根尽没。

方妍嘤叫一声,道:「门主塞得属下好满,舒服死了。」

童鹤笑了一笑,牢牢包住她双峰,仍是不舍放手,抱紧她娇美的身躯,往后便倒,卧在榻上。方妍本背他而坐,
给他这样一卧,登时仰脸向天,双脚踏地,整副极度迷人的裸躯,朝天向上,把个鲜嫩殷红的宝穴,全然展陈在童
虎眼前。

童虎见着二人的姿势,确也新鲜,只见方妍的一个妙处,正好尽入眼帘,又红又嫩,浪汁盈盈,随即伸出粗糙
的食指,探进方研的门户之中,尽情抠挖起来,方研被这样一弄,大感舒爽,柔声道:「左门主好会弄啊,属下舒
服死了,别停……再深去一点……。」童虎听见,即把食指拔出,换做中指,抽插起来。

一边抽插,一边看见童鹤一根巨棒在方研菊门中出进,啪滋有声,而方研穴中,一股妙水,在自己的抽插之下
顺着手指淌到床盖之上,其门户之内,鲜红之嫩肉若隐若现,哪里再忍得住,狠狠抠挖几次之后,再次跃马扬鞭,
登时抬起发硬的龙根踏前一步,提枪直抵门户。

方妍略抬娇躯,看见童虎要闯门入户,便一手拨开双唇,一手握向他的龙枪,露出内中猩红的肉壁,淫声道:
「让属下为门主开路吧。」但见枪头奋力一撑,逼开了玉门,缓缓望里戳进。

「嗯……好粗好大,两条大龙今晚要弄死人了。」

方妍前后受击,双枪齐至,当真浑身通爽。再看二人合作无间,竟能齐出齐进,直美得方妍头脑昏然。

这二人虽知方妍练就「肆同契」,却不担心她向自己下毒,一来方妍不敢,二来光是朱雀门,便有几百人能与
二人解毒,二人放心非常。

只听童鹤在后道:「方坛主这物怎地这般有趣,竟是屡战不松,浅紧香暖,难道这「玄女相蚀大法」对后路也
有收益。」

方妍喘道:「属下这处,只有两位门主走过,人家从不许外人闯进,一心留待门主受用,又怎会不紧嘛。嗯,
前后双受,当真美不可言,两位门主行行好,狠狠要属下吧。」

童虎在前听得心动,又见着方妍这花容月貌,双峰诱人,登时兴动难当,伸手往前把童鹤的一只大手拨开,替
换过来,把个方研胸前美峰,抓捏揉搓,间或用拇食两指,夹住峰前突起,着力捏动。他手上捏动,下身急挺,望
见巨龙不住出入隐现,膣内琼浆溢溢不止,随着抽提,喷溅而出,便用剩余一只手,伸出食指,按在方研穴中突起
肉粒上,不住的摸玩抖动。

方妍在二人夹攻下,一身淫火,全都给二人抽了出来,遍体酸畅,口中乱哼不休。这双龙入海的滋味,她今趟
也非首次,只是过往不曾有这仰卧的姿势,顿感其趣各异。

况且今日方妍初遇罗开,情根暗种,现听他身受重伤,心怀挂念,脑子尽是罗开的温柔俊貌,尤其想起他那丈
八蛇矛,情火更盛,无法自制。目下两根巨龙,狂出猛入,弄得她畅快淋漓,只得合上眼睛,把二人当作罗开,任
他们狎弄,口里却颤声道:「好美啊!两位门主美吗?人家要爽死了……」

不觉间又过了盏茶时间。只听童鹤突然道:「妳且掉过身子来,让咱们换个位置。」

方妍明白他的意思。只见童虎抽枪而出,花露随即飞溅,浇满一地。童虎让过一旁,方妍一个翻身,便已爬伏
在童鹤胸前,双脚仍是踏实在地。但见方妍探手往后,抓住童鹤的龙枪,便往自己扇门塞进,即听滋的一声,便即
直抵深宫,方妍娇吟一声,低声道:「门主的东西好威武,属下要给你戳破了。」

童鹤一边用大手爱抚双胸,一边道:「那个小子有我厉害么?」

方妍心道,你还差得远呢,但口里却道:「当然是门主你厉害,人家给你干死了……」说话没完,便觉后门突
然被闯。

方妍回头一看,童虎以是提枪朝菊门挺进,方妍便稍稍撅起臀部,好方便童虎入进,龙枪顶如时,顿感浑身一
颤,双龙又再横冲直撞,弄得方妍不住口喊美:「实在太舒服了,两位门主好厉害,不要怜惜属下,尽量干好了。」

童鹤抬起她俏脸,一面戳刺,一面享受这美人的艳貌,越看越是火动,戳刺也逐渐加速起来。

方妍牢牢抱着他,把对傲峰送到童鹤口中,脆声道:「吃我,让属下今晚升天好了。」

童鹤笑道:「本二人今晚决不让方坛主失望。」后边童虎一边抽插一边附和到:「你放心,今晚一定弄的你呼
天抢地。」

三人于是再不说话,童鹤一边将方研送入口中的傲峰舔咬吸允,一边耸动下体急速抽插,而身后童虎用两手扶
住方研丰臀,也急速抽插,一时间,屋内尽是舔舐插穴之音。

就这样盏茶时间之后,童鹤大叫一声道:「老哥先让我,我快爽出来了。」

身后童虎也感方研身体越来越颤动的厉害,而童鹤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,随即让出后位,童鹤待后位一松,马
上将方研扶起成跨坐,用双手托着方研一对丰乳,下体急速抖动,而方研也娇喘连连,口中胡乱吐字,又一会,童
鹤一身大叫,身体抽动了几下,把自己体内每一滴体液都灌入方研下体,而方研在一烫之下,抖动了几下,泄了一
回。

童鹤平复了一会呼吸,便从方研身下抽身而起,将位置让出,坐在一旁休息,童虎待童鹤离开之后,便让方研
继续趴伏于榻上,方研知道身后童虎还未射精,便顺从的抬起美臀,往后媚眼盯着童虎,淫声说道:「左门主还等
什么,快来爱死方研吧。」

童虎问道:「方坛主是想让本门主爱你的后路还是前路?」

方研柔声哀求道:「随门主喜欢,只要插进来就好。」

童虎抬起长枪,不再走方研后庭,改而对准满是精液和淫水的美穴,用龙头在方研穴口悠悠摩擦,直将方研逗
的又再次娇喘起来,便尽力一戳,插入方研扇门之中,尽情驰骋起来,刚驰骋了几下,童虎便赞道:「方坛主此处
不愧是宝地,刚刚被右门主射了一回,却还如此紧窄。夹的本门十分舒爽。」

方研在前喘道:「只要门主喜欢,尽情爱方研便了。」

童虎道:「如此本门便不再客气。」于是再次发力驰骋起来。

随着童虎翻江倒海般的冲杀,方研的轻哼慢吟很快就转变为急促的浪叫,而童虎却是越弄越起劲,从背后将双
手伸到方研胸前紧紧抱住两粒丰满的肉球,一边抓捏一边加速冲刺。抽插一会之后,却又换入后庭继续抽插,而用
手指按住方研穴豆不住摸完,弄了一阵,又再次换入穴内任意驰骋,而手指则改在方研菊门内轻轻插玩,如此这般,
直弄得两人身上均汗粒淋漓。

坐在一旁欣赏的童鹤看到如此激爽的场面,刚刚软下的宝贝不禁又有了反应,虽不能完全立起,却也稍稍抬头。

一会之后,只见童虎将手放在方研胸前狠力抓揉,且呼吸急促,而下身也是越动越用力,越动越快,方研却在
不停叫美,童鹤知道童虎就快爽到顶点了,果然,童虎在最后用力冲了几次之后,腹部一阵抽搐,便趴在方研身上
不动了,片刻之后,直到将最后一滴精虫都射入方研的美穴之内才拔出已软的龙颈,坐在床脚回气。

而方研等童虎一离开自己的身体,便趴倒于榻上,一边娇喘,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:「左门主好威猛……好厉
害,直将属下弄死了……真是好美。」说完便闭上美目,一边回气,一边享受高潮过后的快感。

坐在一旁的童鹤见榻上的方研,发丝凌乱的盖在娇美的脸庞之上,媚眼如丝,娇喘之声凄凄切切,脸颊微微泛
红,完美的曲线勾勒出了雪白的背部和臀部,还有修长饱满的双腿,娇小可人的美足,无一处不是天创的杰作,而
身上细细的香汗在灯火映承下也似乎在闪闪发光,童鹤哪里还能忍住,当即淫兴又再大起。

童鹤起身走至榻边,舔了一下方研的美背,摸捏着方研的美臀和完美的大腿说道:「方坛主何不起身让老夫欣
赏一下美穴如何?」方研听见,知道这个老色鬼还没玩够自己,启能违拗,张开美目,淡淡一笑娇声道:「门主真
好兴致,如是爱看,属下自当让门主心满意足才是。」于是便起身,用双手向后撑住身体,半抬起上身,自觉隆起
并分开双腿,张到极致,并往榻沿挪了挪身体,让阴户更加突出,将自己美艳不可方物的下体,全无保留的展现在
童鹤眼前。

童鹤见方研如此知趣,心头大喜,便也不再客气,蹲在方研胯间仔细端详起来。其实方研这美穴,童鹤也不知
道看了多少遍,可不管看几次均觉不够,再加上今日方研似乎十分得趣,勾的自己淫兴大发,更是想好好玩弄这个
天仙子。

方研见童鹤蹲在自己胯间,也不害羞,用一对媚眼盯住眼前的男人,随他任意观看。童鹤看了一阵,自觉还是
不甚过瘾,便用左手拇食两指撑开方研的紧穴,凑近端详起来,只见刚刚被两人射过精的宝穴之中,一股微白的液
体顺流而下,内里嫩红阵阵,且一张一缩,而穴中突起红里泛白,娇嫩不已,如鲜桃初摘,不觉心动,便伸出舌尖,
舔动起来。方研顿时浑身一颤,轻哼起来。

童鹤越吃越有劲,先是轻舔慢吸,到后来却是像涮肉一般,左右上下一阵乱舔,还不时的用门牙轻轻咬舐内中
那粒突起,直吃的方研娇喘连连,不住口的高呼:「右门主好会舔啊……属下受不了了……要死了……。」

而童鹤却哪管她要死要活,竟将自己的长舌直插入方研窄道内翻腾起来,方研哪里还受的了,一边喘呼,一边
将下体向前耸动……

一旁回气的童虎,见此情景,也觉兴动,摸了摸半软不硬的宝贝,便起身凑到方研下体前,仔细观看童鹤舔穴,
看了一会,甚觉兴起,便跪坐在方研身旁,用手托起方研的美颜,贪婪的向她的红唇扑去,并用舌头吻进方研口中,
任意搅拌起来,方研上下均被人用舌头狂吃,顿觉躁动,声音也不觉急促甜美起来。

童虎吃了一阵,也觉有趣,便放过方研的玉唇,而后将大手再度盖在方研左边的丰胸上,恣意揉捏起来,揉捏
搓弄了一阵,见方研美目半闭,甚为享受上下的刺激,便用两手将本已坚挺的美胸再度挤高,用最啃咬起方研的蓓
蕾来,就这样玩了一阵,童虎甚觉受用,跨中宝贝似乎也渐有生气,便用一手揉搓左乳并不挺啃舐,腾出左手,在
方研右乳上肆意揉捏,直将个方研的右乳捏得通红。

而在方研下身舔舐的童鹤见童虎如此,也来了兴致,不再用嘴来挑逗美人,便还是用左手分开方研的美穴两边,
再次细细看过之后,便用右手食指插入方研穴中抠挖起来,只觉方研这物事甚紧,真个是百弄不松,一指可进,甚
感有趣,遂深进深挖。

方研也感到下身童鹤的变化,快感不住加强,便又将下体往前挪了挪,方便童鹤抠挖玩弄,童鹤见方研今夜十
分知趣,便放心抠挖起来,抠挖了一阵,便换做中指抽插抠挖,然后再换做食指,有时又两指一同抠挖并进,直弄
的方研如歌如泣。

而埋首方研美乳间的童虎也感觉方研身体反应越来越激烈,便放弃肆虐其右乳,右手仍牢牢捏住左乳不舍放手,
而用刚刚解放的左手探至方研胯间,按在穴中突起上急速抖动起来,方研瞬间便高哼起来道:「美……美死了……
二位门主好厉害……方研美死了……。」

童鹤听见方研的淫语,便用中指和无名指倒抠入方研穴中,学童虎一样,上下急速抖动起来,直把方研弄的花
蜜横飞,浪叫连连,琼浆留了一榻,方研在这样的刺激下,连续抛掷了两次自己的美体,又泄了一回。童鹤见方研
泄了,便将手指往里又深进了几回后便抽离了方研下体,改用舌头慢慢舔舐,让方研继续享受高潮,而童虎也将左
手放离了穴内的美豆,却是右手不肯放开美乳,还在摸摸捏捏。

方研喘息了一阵,睁开双眼看着二老鬼,柔声道:「二位门主今晚好兴致,属下真怕今晚要被二位门主弄死了。」

一旁还在揉摸方研美乳的童虎笑道:「我们爱方坛主还不及,像方坛主这样的美人,我们怎么舍得弄死。」

童鹤道:「待我上榻,方坛主可否再为老夫吹奏一次?」

方研甜甜一乐,媚笑道:「只要门主不弃,吹奏几次都可。」

于是童鹤还是让方研跪趴在榻上,自己在躺在方研脸下,将早已硬直如铁的龙根竖在方研嘴边,方研看见,乖
巧的用一手撑住床面,一手握住童鹤宝贝,先用舌尖舔过龙头,再舔龙身,然后一寸寸的舔弄起来,连下方的子孙
袋也细细舔过,像在品尝美味般处处都照顾周全,童鹤被舔的十分受用,享受不已。

方研身后的童虎看的兴起,见方研的美臀正对着自己,便用两手抚上两臀,揉捏摸弄,十指留痕,还不时用舌
头轻试,而后便用右手伸入臀下,用指头摸起方研的阴户来。

方研感觉到身后童虎的动作,知道方才童虎没有尽情享受过自己的下体,便把臀部向后稍稍移动,并且向两边
分开双腿,再次将女人最为美妙的部位暴露出来,毫无保留的让童虎看个仔细,好方便童虎尽兴,但见方研刚刚高
潮过后的美穴悠悠泛着暗红,却又娇嫩无比,一条窄小的肉缝里还隐隐透着透明的光泽,手指初探,窄不可进。

方研的淫媚极大的刺激了童虎的淫兴,像童鹤般细细观察过后,终于再次用双手分开了方研的美穴,用舌头舔
弄过后,也将自己的中指插入美穴中上下左右抠挖起来。

早已沦陷多时的下体在童虎的刺激下再次分泌出蜜汁,童虎哪肯放过,全数吸入口中,细细品尝,而方研也再
度开始娇喘起来,看到如此反应,童虎便如同童鹤一样,用两个指头对方研的美穴更加恣意妄为起来。

方研在童虎的急速抖动下已是对童鹤的宝贝有一搭无一搭的舔弄着,再次呼吸急促哼声如泣,童虎看方研又要
再次泄身,便突然停止动作,只将两个指头留在方研下体内,却不再抖动,方研顿感不爽,娇声哀求道:「左门主,
行行好,再用指头好好爱方研吧……。」

但是童虎却充耳不闻,在狠狠抽插了几下之后,便将手指拔出,方研顿感空虚,再次柔声哀求道:「求求左门
主,千万别拿出来,快狠狠插进来吧。」

童虎终于笑道:「方坛主真是个淫娃,莫急,老夫这就来了。」说完便抬起自己的宝贝,只在方研的穴口磨了
两磨便用尽全力一下插入至深之处。

方研的空虚瞬间得到满足,轻声哼叫道:「美死了……就是这样……左门主,不用怜惜属下,好好干属下吧。」
说完便再次含住身下童鹤的龙根,激烈的舔弄起来。

三人就这样玩了一阵,童鹤再也忍不住,说道:「方坛主好厉害的嘴功,让我和左门主交换一下,也让老哥享
受一下方坛主的嘴功。」

说罢便起身,童虎一笑,随即让开了位置,童鹤也不让方研换姿势,就换过童虎,从后方直插入方研美穴,驰
骋起来,而童虎则跪立在方研嘴前,把沾满液体的宝贝送入方研口中抽插,方研则大方的张口帮童虎品起龙根来,
而童虎一边在方研口中抽插,一边不忘将双手从腋下捏住方研胸前美球,不住的揉搓,方研的双峰本就丰满挺拔,
倒挂时更加弹性十足,如丝手感让童虎不禁又硬了一分,捏动更是变为抓扯。

方研却不以为苦,一边品萧一边说:「左门主的宝贝真是神物,如此坚挺。

怎的又硬了一分,属下的小口都要放不下了。」

后边童鹤听见,略带醋意的戏谑道:「难道老夫我的就不坚挺么?」说完也不容方研回答,便用力大干特干起
来,方研口前后两洞均被玩弄,浪叫不已。

二鬼在爽弄了盏茶时分后,童鹤见方研美背横陈,细腰芊芊,甚是优美,美臀雪白,便用中指探入菊门抽插了
几下,觉得后洞幽深,不禁又道:「方坛主,我二人再与你来一次双龙入洞如何?」

方研回头喘道:「二位门主何须顾虑,只要二位门主尽兴,方研自当全力承受。」

童虎在前道:「难得今日方坛主如此好兴致,此次由我先来走走方坛主后路如何?」

童鹤答道:「如此甚好,我先来走走方坛主前方。」说完又往方研纵深抽插了几下,才拔出硬如铁棒的龙根。

于是二童再次交换位置,方研知道二童意思,并不起身换姿势,只是前后挪了挪身体,待童鹤躺好之后,便跨
坐在童鹤直竖向天的宝贝前,童鹤并不急于插入,而是先用手指探入方研宝穴中,发现此穴又窄小如处子,不禁大
喜,用食中两指稍微抽插了两下之后,便由方研扶着自己的宝贝缓缓没入洞口。

随着滋声,终于全根没入,童鹤也不急着让童虎走后门,却向方才一样,用两手抓住方研傲乳,激烈的上下耸
动了十多下,直顶的方研眼眉如丝,方才让方研匍匐于自己身上,后面童虎见菊门露出,也不客气,挺起丈八长矛,
缓缓挺进菊门,榻上三人像叠在一起的三条肉虫,再次啪啪之声一片,其中还混着方研的声声淫语。

由于二鬼刚才皆射过,此番却不会如此快便丢盔卸甲,且二老今夜被方研一身媚骨勾的淫兴大发,兴头丝毫不
减,况且方研美如天仙,媚如妖姬,百弄不厌,二鬼如此尽情抽插了百十下之后,龙根依然坚挺,童鹤再次说道:
「咱们换个位置再行爽过。」

方研明白童鹤的意思,待二鬼离开自己身体后,便翻过身来,变为仰躺,把两条修长碧玉的长腿尽情张开,并
且用双手将爱煞人的穴口分开,童鹤见这宝穴丝毫不见松动,果是宝物中的宝物,便即用两根手指再次淫虐了一番,
才将龙根插入,深插浅送起来。

童虎则将方研的俏脸转向一边,还是将宝贝插入其口中抽送,而一双手则不忘尽情抚弄方研傲乳。方研口中含
有童虎巨物,只能间歇发出满足的哼叫。

就如此又弄了一阵之后,二鬼再次换位,童虎不但学童鹤又用手指淫虐了方研美穴一番,且是手口并用,个个
指头均插入玩弄了美穴一遍,才行插入,但觉方研穴中温暖不已,且依然紧如最初,尽情抽插了几十下之后,便将
宝贝拔出,换在方研后门中肆虐不已,童鹤则同童虎一样,一边在方研口中抽插,一边在一对美乳上大练鹰抓功,
把方研一对美乳弄的形状变化不已,两粒奶球直被弄得白了又红红了又白……

再过盏茶时分之后,说来也怪,二鬼此番却越战越勇,丝毫没有要丢盔卸甲的意思,童鹤一边在抽插一边微微
一笑,心下又有主意,便又道:「老哥且住,我二人与方坛主再换个玩法如何?」

说完便从方研美穴中拔出子孙根,跨坐在方研胸前,正在喂方研吃萧的童虎还在发怔,方研已然明白,识趣的
用一双玉手挤住自己的双峰,将童鹤的子孙根夹在中间,媚声道:「右门主真是好兴致,如此也要弄上一回。」

童鹤笑道:「莫非方坛主勉而为之?」

方研即柔声道:「属下今晚毕是全力以赴,岂敢勉力而为,但求门主满意。」

童鹤也不回答,自在窄窄乳沟之中抽插起来,头上童虎哈哈一笑,便转至方研下体,见方研下体刚刚被童鹤弄
的潺潺如流水,却是丝毫不乱,穴毛齐整,户口依然窄小如前,不禁高声叹到:「方坛主此物真个是宝贝的紧,今
夜老夫要一回看个够本。」

方研柔声答道:「属下定当尽力为之,让门主够本。」说完便从旁扯过一个软枕,垫于腰臀之下,将双腿抬高
张大,即方便童虎抽插,又方便其细细观看。

童虎大喜,像练功不辍般再次用手指肆虐了一回美穴之后,便开始跃马前进。

看着自己宝贝在方研阴户和菊门中出出进进,汁水横飞,说不出的畅快。前边方研一边帮童鹤打乳枪,一边用
小嘴亲吻舔舐童鹤枪头,并不住轻声叫快,直爽得童鹤浑身乱抖。如此玩弄一阵,两淫鬼便又再次换手,换做童虎
在前享受方研乳峰,童鹤再次在下体驰骋……

三人就如此淫秽的摸插玩弄足两顿饭时间,其间二鬼换成各种姿势,方研均全力配合,方研不知丢了几次,二
鬼也是喷射连连,就是三人休息之时,二鬼也不忘在方研完美玉体上又摸又捏,还不时让方研双腿大张,细细品味
方研跨中至宝……

童鹤见时间已是不早,再如此弄将下去便是要到天光,却见今夜方研毫无推懒之意,而自己与童虎也不觉兴灭,
遂笑道:「瞧来妳今晚特别得趣,我俩便留下去,与妳玩到天明如何?」

方妍道:「便请留下来吧,今晚两位门主尽情要属下好了……」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