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热席上的幺妹
热席上的幺妹
由于改革开放的浪潮逐步渗透到了西北,所以当Y 县大街上,也出现了许多语言各异、不清楚从哪些地方来的
靓丽女人和姑娘时。处于好奇经过暗地里打听才得知,原来她们都是靠下面那张嘴挣钱,现在时髦的名字叫「小姐」。
唉!不明白还稍微好些,一旦明白了她们的真实身份后,我那孽根就像黄鼠狼嗅到了鸡的气味一样,立刻就不安分
了起来。自己心里虽想亲近那些小姐,可由于和她们不熟悉,贸然上前搭讪万一遭个白眼,对我来说总是大丢脸面。
而我花心的种子,自从在小个女人那里食髓而知甘味后,由于决心始终表现在了嘴上,一点也没有落实到龟上。现
在有了这么多适宜于快速成长的土壤,它不发芽开花结果岂不是成了咄咄怪事。尽管小个女人那里的五个货我都肏
了个遍,可心里始终满意的也只有王芳一个人,其它几个也不过是蜻蜓稍微点了一下水而已。王芳一回老家后,到
县府路北面逛的次数随即就少了许多。当时间一晃进入八月,Y 县的气候也随着变得越来越燥热。一天中午,我下
班急匆匆上街,准备到寇老二所在的饭馆里面,去买他那调的汁子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的面皮时,无巧不奇的快到
Y 县大十字处,迎面遇上了小个女人。小个女人一见我像碰到财神似的,立刻将我拉到了一座楼的拐角处,因为一
段时期的频繁交往,跟我已经非常熟悉,所以一张嘴立刻咧了老大,满脸挂着甜腻的笑说:「哎哟,我的老哥呀!
你咋好长时间不去我那里了?」我信口雌黄地编造自己回了一趟老家,才来了没几天后,又接着说:「你那里的小
姐我都肏了个遍,除了王芳听话、乖巧懂事还可以外,对其它几个我没什么太大的兴趣,你说去了能干什么?」小
个女人左右瞅了瞅,就开门见山的说:「老哥,自从王芳走了,我知道你对那几个不感兴趣。现在从四川来了个十
七的小姐叫幺妹,个头虽不高嘛!模样长得还可以,就是价钱稍微贵了那么一点,包括我的介绍费一共是五十 .你
如果心里想肏一下,我现在就领你到她单独住的房子去咋样?」我手指了指天上火辣辣的太阳,挂着一脸苦相说:
「你也不看看这天,就像热死贼的一样。假如再趴到那个幺妹身上肏着一出劲,岂不是汗都把人流的受不了了吗?
况且我还买上面皮,回家吃过了要睡午觉。她屄的里里外外又不是用金子镶出来的,我的钱又不是弹弓打来的,凭
什么要掏一倍多?」小个女人马上瞥了我一眼说:「哟……!天气再热,还能热死人?汗流得多了好啊!滑唧唧的
肏起来才带劲。三棰两棒子肏完了稍微洗一洗,回家吃过面皮了睡午觉,眼一眯就过去了。幺妹钱要的是有些多,
可一份货一个价,人家才从老家出来卖屄时间不长,你去看看她以后,再决定肏不肏咋个样?」反正自己是贪得无
厌的猎艳者,小个女人是皮条客,彼此又都是过来人,对她就是说些过头话也无伤大雅。所以口无遮拦的当即调侃
道:「啧……!看你把话说得就像吃了灯草灰一样容易,我就是肏你,也没有这么轻巧啊!」小个女人的瓜子脸立
刻一红,杏核眼很快斜乜了我一下说:「老哥喜欢的都是那些漂亮小姐,我一个老白菜帮子哪能瞅在你那眼里?尽
管我俩认识了这么长时间,背地里也听她们说你的龟特别粗长,肏起来花样还非常多。心里虽然也偷偷想尝一下到
底是个啥滋味,可就是见了面不好意思吭这个声。现在你既然这么说了,看啥时方便了肏一肏我?」想不到本钱好
了也有人心里时常挂念,我由不得沾沾自喜的同时,嘴里自然把话丢了出去说:「还不是那几个卖货,在你跟前胡
吹我的龟罢了。其实它只不过长得比别的男人,稍微粗长那么些而已。你既然偷偷在想又不好意思说,我满足一下
你倒可以,怕就怕给来个狮子大张嘴,也要和那些货们同样的钱?」小个女人马上向我抛了个媚眼,扭着水蛇腰半
撒娇半嗲笑说:「哟…!老哥咋把我说得像她们那么贪心呀?只要你真有那个意思,肏就肏一下呗!要那个怂钱干
啥?只要你的龟确实能把我肏舒坦,以后多肏我介绍的小姐,那几个钱不就随便来了不是?」我看小个女人已经春
色盖脸,两腿也并拢在了一起开始来回磨蹭。就左右观望了几下,见旁的人没有注意我俩就说:「还是你脑子灵活
会做生意,话说的也合我心意,看你那个急猴样子,就好像马上肏一次了才行。

可你家那么远,况且还有好几个小姐在,我就是现在满足你一下也没地方呀?」小个女人刚听我说完这话,立
刻笑得像拾到了金元宝似的说:「老哥这你就不知道了,其实那个幺妹住的地方就是我租的,而且离这里没几步路。
房子一共三间在楼上,除了两间已经有小姐住以外,目前还空着一间。要不我俩到那空房间,三下五去二的把事办
完以后,你再买上面皮回家吃了睡午觉,看啥时有空了再肏幺妹也行。」话再说已经多余,我向小个女人点了一下
头,跟她到了租用的房间里。小个女人刚把房间门一关,往床上一坐就急不可耐地说:「老哥,我能不能先看看你
的龟了再肏?」我笑吟吟地白了小个女人一眼说:「我的宝贝可不轻易亮相,一亮相你假如爱得眼睛里往外冒火的
话,这么热的天,房子烧着了可怎么办?这样吧!你衣服全脱了趴在床沿上,我从后面肏上一阵子了,你再说说具
体感受怎么样?」小个女人脸上挂着疑惑,不屑地撇了撇嘴说:「啧……!那又不是土地爷的龟____神棍棍,它还
能把我肏得飞上天去?」我贼笑了一声「将军」道:「你到时候飞不飞上天去,现在我怎么说都是白搭,等你试过
了就会清楚。如果你还吭吭叽叽的不照我说的那么去做,我可就去买面皮了。」小个女人无奈地瞅了我一眼,一面
脱衣服往床沿上趴,一面嘴里嘟囔:「咋叫你肏一下都这么不利落,愧你还是我那里的常客,这点面子都不给。」
我依然咧嘴笑道:「只要你照我说的办,不要说面子,里子我都会给你照顾得踏踏实实,以后还没话可讲。」小个
女人再没有吭声的在床沿上趴好,我将她粗短的两腿架在了肩膀上,手抓住突突直跳的大腿根,往自己身前使劲拉
了一下,使她整个脸部和乳房都落实在床铺上,手指分开被黑油油浓密阴毛遮掩的大阴唇后,除了看到耷拉得很长
的两大片深褐色小阴唇,一个小葡萄似的红艳艳圆润阴蒂外,屄口周围还糊满了不少絮状的乳白分泌物。小个女人
将脸偏转在床铺上,扭动了一下身子埋怨说:「老哥,你要肏了就赶快肏,这个姿势我感到特别吃力。」我嘴里说
着「就好就好」,手把长裤和裤头一脱,用脚拨拉到远处,将已经怒气冲天的龟,在小个女人微微抽搐的屄口稍微
研磨了几下,然后屁股往前用力一挺,只听「咕唧」一声闷响,龟立刻在她屄里面消失了个无影无踪。只听小个女
人杀猪似的尖叫了一声,一大股浊黄色的尿水,「哧」的一声激射到床边地上后,她也粗重的喘着气说:「好我的
老哥哎!你也不知道体谅一下我能不能受得住,就把烧火棍似的龟,像使劲捣蒜一样,一点不剩的都肏进我屄里去
了。噢哟……!现在屄里面塞得满当当不说,屄心子还捣得特别麻,屄就像已经肏通了一样,心都揪在了一起在乱
晃。噢哟……!你这龟简直太凶了。」我装聋卖傻的没有吭声,只是将龟完全抽出小个女人的屄外,接着再连根送
往她屄深处,双手由外向里环抱住她大腿,像抬担架似的快速肏了十几下后,她屄里面翻江倒海的抽搐了起来时,
嘴里也大声哼哼着说:「噢哟……!自从生了两个娃娃后,男人这几年春节从建筑工地回家就不咋肏我,就爱肏那
些他看得顺眼的小姐,我当下认为自己没龟的指望了。想不到今天运气真好,你终于把小姐们夸的大粗龟,肏进我
闲了半年多的屄里了。噢哟……!老哥的龟实在凶得厉害,我男人的龟虽然粗细和你差不多,可就是没有你的龟头
这么又热又大;长也没能把我肏得心揪在一起。老哥哎!大热天的你这样肏也有些费劲,能不能你躺到床上,我好
好看一看你的龟了后,我在上面肏咋个样?噢哟……!舒服得我骚水都从屄心子里面冒出一大股了。」大热天满负
荷的不断用力冲刺,毕竟耗费了我不少精力,小个女人这么一说真是老和尚敲钟____巴不得一声。我立刻停止了龟
在她屄里面的抽送,放下她微微颤抖的两腿,擦了把汗一面往床上爬,一面气喘吁吁地说:「你肏也行,但我喊停
的时候一定得停,因为我不想今天射精,留的足足了好射在那个幺妹屄里。

另外射了精吃凉东西会得病,你不清楚我碰上你时要准备买什么吗?」小个女人伸手拿过床头放的一卷卫生纸,
撕了一长条后蹲在地上,一面岔开两腿擦着她屄里面流淌出来的分泌物,一面很信服的向我点着头说:「通过老哥
今天这么一肏,我已经知道你不但见多识广、有能力,而且说话肯定有根据。其实我也怕射到屄里怀孕丢人,要射,
你还是射到小姐的屄里面好,因为那样才能说明你虽然四十左右年纪,龟上的本事,比起小伙子来一点也不差。」
我继续擦着脸和身上的汗,眼睛却不耐烦地瞪着小个女人说:「现在已经过去了不少时间,再说那些没有盐的淡话
有个龟用。要肏了你就赶快肏,肏完了我好买上面皮了回家,家里老婆、娃娃还急等着要吃哩!」小个女人看我神
色已经不悦,赶忙丢开了手里擦屄的卫生纸,爬上床蹲跨到我腿裆里,一手扶住翘立的紫红色龟,两指分开她耷拉
的深褐色小阴唇,身子猛然往下一沉,紧随着「咕唧!咕唧」的声音响起,我双手也握住她胸脯上欢快跳动的椭圆
状乳房,由着性子揉捏了起来。我看小个女人肏得脸上汗水直流,乳房也被自己蹂躏得到处都是红印,整个神态却
是眉飞色舞,没有任何不适应的表情时,禁不住地戏谑她说:「哎,我刚肏进你屄里时,呲牙咧嘴的说我不知道体
谅你,现在怎么像个馋嘴猫一样,龟完全被贪污进去不说,动弹起来还这么凶?」小个女人用手擦了一下脸上的汗,
嘴里虽然在急促喘气,杏核眼里却洋溢着欣慰的笑意说:「不烧高香,咋能请到你这好佛?有这么一个雄赳赳,气
昂昂的粗长龟肏,我不好好享受一下咋能行?再说过了这个村,下一个店还不知道啥时能碰上。咋啦,我动弹凶了
你是不是容易射精?」我在小个女人圆润结实的屁股上,用力拍了一巴掌,随着她屄里面的肌肉猛一收缩,一大股
阴精喷射出来,自己的龟感到了一阵爽意的同时,少不了就说起了大话:「火车不是推的,牛皮不是吹的。凭我身
体和龟的持久能力,收拾你还不是咳嗽几下的事。你能了再肏一阵看,保险会成个皮耷拉嘴歪的样子。」小个女人
笑眯眯地点了一下头,又接着肏了三十几下时,随着身子像得病了似的乱抖,屄里面的剧烈抽搐,连续几大股烫热
的阴精喷射在我龟上后,她也脸色赤红的瘫在了我身上,气喘如牛的说:「噢哟……!老哥,还是你说的对,我现
在实在肏不动了。你如果想肏了就肏上一阵,不想肏了这一次先结束,有机会了下次再肏好不好?」到了此时我少
不了的又戏谑小个女人说:「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我的神棍棍有多厉害,以后有漂亮的年轻小姐了可要先想到我。表
现好了还会有下次,假如表现差的话,你也知道条条大路通北京,Y 县那么多的小姐满街都是,我就不信有了钱肏
不上她们?」小个女人很信服地飞扬着眉毛,刚说了几句:「你的龟肏起来就是像当神仙一样来劲,天上已经飞了
好几次。到现在我屄里面都在动弹个不停,屄心子也像肏酥了一样特别舒服」时,外面「咚!咚!咚」的几声敲门,
虽然响声不大显得很轻微,却像惊雷似的在我耳畔炸响后,自己那个跳动的心,犹如小个女人被我刚肏进屄里面时
那样,立刻揪在了一起时,频率也比往常快了许多。就在我的心像敲鼓一样,忐忑不安地「扑通!扑通」急跳,外
面门上又不知好歹的「咚、咚、咚!」敲了几下,接着一个四川口音的女声嘟哝了几句:「撒尿路过听房子里面好
像有响声,是不是红艳姐在干啥子?敲了老半天怎么不吱声和开门?」后,随着一阵脚步声的离去,小个女人紧收
缩成一条的热屄,随即将我的龟像嫌疑犯一样,由严加看管变成了完全释放。紧跟着小个女人也长出了一口气,用
手抹了把脸上的汗水,轻轻拍着湿淋淋的胸口处说:「我还以为是哪个杂种,知道我俩在干啥通风报了信,派出所
的人跑到这儿来了呢?原来是幺妹这个小卖屄,没龟肏了屄痒得在乱敲门呀!」这时我的心,也从悬着的嗓子眼落
回了位置,恢复了正常跳动后,我一面从小个女人屄里面抽出软缩了的龟,一面擦了一把脸上的汗,嘴里由不得地
恶狠狠骂道:「真她奶奶的扫兴,肏个屄都不能让人肏顺畅。

如果我正在要射精的那个紧要关头上,小卖屄猛然间这么一敲门,如果把我吓成阳萎的话,老子非把她收拾得
知道马王爷到底长了几个眼才行。」小个女人也非常不满地接茬说:「就是嘛!本来我舒服得趴在你身上,想好好
缓一缓了你再肏一肏今天就结束。结果叫这个屄一骚扰,兴趣当下也没有了。到时候收拾她你心放狠些,不然这些
爱吃辣子的小骚屄,假如不肏得让她夹不住尿的话,她们就牛屄烘烘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。老哥,话虽然这么
说,只是我俩啥时再消停肏上一次呀?」我在小个女人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说:「还说人家是小卖屄,我看你才是个
大骚屄哩!要不然才肏了一次,骚水都没有擦洗,就急着盼下一次了。另外幺妹叫你红艳姐,虽然我经常到你那里
去,到现在真不知道你姓什么叫什么?」小个女人嘴一撇,不满地杏核眼瞪了我一下说:「老哥每次去都是忙着肏
那些小姐,哪里顾得上问我叫啥?我姓陶,全名陶红艳。这还是生我的时候,正好南城墙外那些果园里的桃花盛开,
我爹本来姓陶,就取名叫我陶红艳了。」我也瞪了陶红艳一眼,假装生气地数落她说:「你再用眼睛瞪我,小心我
把你那贼珠珠挖出了当尿泡踩。哼!真是海水不能斗量,人不可面相。名字起得倒很好听,而且还长有一副慈眉善
目相,本应该是个敬老爱幼的良家妇女,现在怎么做起拉皮条的生意时,脸都不知道红一下?另外我还有一个事情
想问问:你到底是怎么把她们收拾来的?」小个女人不好意思的向我咧嘴一笑,伸手拿过床头那卷卫生纸,撕了一
长条折叠几下后,一面低头给我仔细擦着龟和卵蛋,一面小声对我说:「老哥,咱们认识了这么长时间,刚才俩个
人又美美肏了一次,我也就明人不说暗话,有啥全给你说给算了。我原来是南城墙外一个富农的女儿,因为相貌长
得还比较可以,76年刚满十八岁时,就嫁给了城里同样出身不好的现在这个男人。公公由于文化大革命中被打得有
了内伤,嫁过来还没两年就去世了。婆婆原来就有严重的妇科病和身子半瘫,公公一去,她也病怏怏的全靠药罐子
养着半条命。当时的日子,过得可真比黄连还要苦,住着两间不大的破旧房子,男人是个独苗孝心又重。等到我和
他端屎端尿的照料婆婆,文革中被没收的那院房子退还回来后,唉!婆婆又眼睛一闭蹬腿走龟了。你可以想想看嘛!
男人整天得跟建筑公司各个地方干活,娃娃得我洗衣做饭,放学回来看着写家庭作业。靠男人挣的那么几个怂钱,
大小几个嘴随便一张哪有个够啊?眼看着一个大院子里,就我和娃娃几个进进出出,白天和左邻右舍的女人谝一谝
还可以,尤其到了晚上睡下以后,男人又不在跟前。有时候觉得屄实在痒得招不住了,也只能用指头或者茄子、黄
瓜的啥东西戳一戳了解一解心慌。你也许觉得我特别骚不说,这样做还很贱,可你肏了这么多年女人的屄也知道,
她们需要的是又硬又烫,肏起来就像要把人肏得上了天一样舒服,哪怕肏过以后在炕上睡三天,才能缓过些劲来的
龟了才行。可我当时害羞面子薄,想找个看得上的男人肏一肏吧!

又不好意思张那个嘴。所以就只能这样作贱着自己打发光阴,有时候急了以后,在肚子里还把我男人偷偷骂上
好几声。后来一个做家具的浙江小伙子,给我家做大立柜时,他看我模样长得俊俏脾气又好,一天下午趁娃娃们上
学不在,按在炕上使劲肏了一次后,就给我出了个点子说:「你院子这么大,房子也不少,为什么不找上几个外地
的年轻漂亮女人或者姑娘,住在你家卖屄挣钱的同时,顺便收些房租和介绍费呢?我们那地方这样干的人很多,假
如有你家这么好的方便条件,钱早就挣大发了。‘我一听当时虽然没吭声,但在心里也感到这主意确实不错。所以
等浙江小伙子做完大立柜,少不了又肏了好几次,离开Y 县到别的地方干活。我等天黑娃娃们都睡了后,在火车站
候车厅的里里外外,东张西望地开始了乱转悠。如果瞅到模样长得比较可以,看起来是出外打工没门道,下车又显
得愁眉苦脸的年轻女人或者姑娘时,先装好心人拉她们到我家里去吃住,等熟悉得差不多了就把话直接挑明。尽管
她们开始还扭扭捏捏地不咋愿意,可等我费了不少唾沫星子,经过比前比后的好一阵劝说后,大多数也就同意卖屄
了。」我刚想插嘴问问陶红艳,她容留小姐卖淫就不怕公安抓时,眼睛一瞅手表已经快到一点了。「哎哟」了一声,
急忙穿起裤子对她说:「你看!光顾了听你谝这些事,家里的人肯定都等疯了。现在你悄悄拉开门,看外面没人,
给我指一指幺妹在哪个房间住以后,我有工夫了再去肏她。陶红艳也一面穿衣服,一面红着脸过意不去的说:」这
么热的天气,确实把你给忙坏了。耽误了你买面皮不说,回家去还得受一阵子老婆、娃娃的埋怨。其实还是幺妹骚
扰了一下,要不你现在也快到家了。老哥,你再想肏我了,就早早打个招呼,肏幺妹时,你可得放开本事了往死里
肏,肏完介绍费直接给她,她有空了就给我。我估摸她等一阵子还会来,来了我把你长得啥模样给她说清楚,免得
她到时候没有思想准备。「陶红艳说完这些话,轻轻拉开门探头看了看外面没人走动,给我指明了幺妹在哪个房间
住以后,我立刻像窃贼一样,蹑手蹑脚地溜到了大街上。等我顶着热烘烘的太阳回到家里,向老婆和孩子编了个下
班有些迟,今天买面皮的人又特别多的大圆筐,总算搪塞过去后,吃过饭头立刻栽到了枕头上。

过了两天正好是星期天,我一直睡到八点多起来。吃了早饭,对老婆以到外面去转转为借口,慢悠悠地在大街
上乱溜达了好一阵时间,觉得热辣辣的太阳,晒得自己有些受不住后,贼头贼脑地就溜到了幺妹住的那间房门口。
当我轻轻敲了敲门后,里面就传出她的询问声:」你是哪个?」我怕惊动别人知晓,于是小声回答说:」我是陶红
艳介绍的一个客人,究竟是哪个,你开门只要一看就会知道。「接着听幺妹在里面说了声」你稍等一下,我穿件衣
服就开门。「就这我还怕被突然出现的人看到,躲到楼梯的拐角处伸长脖子,见一个蓬松着长发的瓜子脸姑娘,打
开门探头向左右张望时,才露面走进了她房间里面。当幺妹端详了我好几眼后,脸上立刻露出笑容说:」你大概就
是红艳姐给我说的那个人?听说嫌我钱要的多,心里还不愿意和我耍是不是?」我绷着脸不置可否的」嗯「了一声,
坐在幺妹床边点燃烟抽了起来时,她顿感没趣的低头收拾起了自己凌乱的床铺。自己虽然抽着烟,贼眼却上下斜瞅
起了幺妹。见她只穿一件湖绿色睡衣,撅着收拾床铺的屁股又圆又翘。个头虽然和小个女人差不了多少,也就一米
五过的样子。从侧面看她长发掩遮的脸色白净细腻,小巧的鼻子长得很挺直,黑亮的眼睫毛长而浓密。如果她弯腰
收拾床时,从系得不怎么紧的睡衣前襟处,立刻会颤悠悠地露出多半顶端是红葡萄般鲜嫩乳头、没带乳罩的两个梨
状白皙乳房。幺妹收拾好了床铺,转身狡黠地望了我一眼,说:」你趁机把我偷看了这一会儿工夫,该也认为我长
得还可以吧?」我不卑不亢地点了点头,说:」模样长得还可以,就是价钱贵了许多。我也不清楚你为什么要那么
多,是不是服务特别周到?」幺妹向我嫣然一笑,立刻露出了两个小虎牙说:」啥子叫『特别周到‘?」我当下张
了个海口说:」『特别周到’就是满怀热诚地为顾客全方位服务,什么动作都可以来,而且还不能找任何借口推辞。
否则比你漂亮的小姐现在多的是,少了你地球照样转,我只要舍得掏钱,想肏哪个还不是随便一句话的事。「幺妹
倒很爽快地笑了一声说:」这些我都能完全办到,就怕你虚有红艳姐说的那个名,到时候自己鸡巴不行,把我搞得
上不上,下不下的挂在半空后,不但不能说半句我没服务周到的话,临走钱还不能少上一分。「这时我才向幺妹露
了个笑脸说:」这话虽然说得干脆利落,可如果你到时候不能承受我的能力,不听从我的话配合好。钱我可只给三
十元,而且你红艳姐的介绍费也包括在里面。「幺妹毫不在乎地扭了一下纤细的腰,撇着红润的小嘴有些藐视我的
说:」只要你鸡巴能力强,我由着你随便来。如果真承受不了,钱就按你说的给。「我自信的说了声:」君子一言,
驷马难追,男人说话,落地生根「后,幺妹抿着两片棱角分明的薄嘴唇,向我表示信任的点头一笑,立刻起身关紧
有暗锁的房间门。从床下取出一个干净的塑料盆,倒了些暖水瓶里的水,搅和着调试了一会儿温度,蹲下就洗起了
下身。等到幺妹洗完站起,用绳子上搭的一条粉红毛巾,伸到裆里擦拭了一阵。重新换水让我也洗一下时,为了不
暴露自己的装备,我捅下裤子只露出屁股,面对有窗户的那面墙蹲下洗了起来。我在洗的同时,就听身后不远处的
幺妹嘲笑说:」哟……!你又没长个皇帝的鸡巴,金贵的还背着我洗,是不是红艳姐为了给我多拉几个客人,自己
好多挣上些介绍费,故意把你吹了那么神以后,你那鸡巴小的实在不敢见人吧?」我气不平地扔了过去几句话说:」
你还是脱了睡衣躺到床上,我的龟小不小你一会儿就会知道,到时你可不要嘴吓大了以后,我可没给你治好的药。
「幺妹听了立刻回答说:」躺好就躺好,只要你真有好鸡巴,我的嘴吓大了不用你管。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,我就
不信你一直蹲在那里会洗到天黑?」我照原样子站起身,拉下幺妹的那条粉红毛巾,一面擦着龟和卵蛋,一面反击
她对我的讥讽话说:」是真佛你自然会趴在地上一个劲儿嗑头,我到底有没有真本钱,你等一下就会美得合不上自
己的两张口。假如不相信你眼睛可以盯在上面仔细瞧,比不上西门庆的那个嘛!好像也差不了多少。「幺妹听了这
话刚戏谑了我一句:」你就不怕天下所有的牛,都叫你吹死了好剥皮吃肉「时,我已经将毛巾往绳子上顺手一搭,
转身握着龟根用力向她上下甩了好几下后,马上就听她」噢哟「一声尖叫,紧接着一双妩媚的眼睛吃惊地睁了好圆,
红润光泽的小嘴也张成了一个大o 字。看到幺妹那副瞠目结舌的神色,我心里禁不住地暗暗一乐,随即用手上下甩
动着,由于几天的禁欲,现已红光满面的龟,趾高气扬地走到了床边。

一面在她谔然的滑嫩脸蛋上,促狭地用龟乱敲打,一面得意洋洋地说:」哪怕我这个丑媳妇再丑得没有样子,
你也不该眼睛和嘴张这么大,万一飞进去个苍蝇,下上一大堆蛆了怎么办?」幺妹胀红着俏丽的脸蛋,长出了一大
口气,一把攥住了我的龟,上下捋动着揣摩了几下后,撇着个嘴说:」好家伙!我虽然出门卖身,这么牛屄的鸡巴
倒没碰见过一次,当时叫它唬了一大跳,并不奇怪嘛!不过我还是有些不信,是不是它模样看起来威武雄壮,可真
正耍起来,没有几下就会缴枪呀?」实实在在的东西摆在眼前了,幺妹还对它的真实性,半信半疑的嘴硬。我心底
油然升腾起一股不明火时,张口就说起了大话:」牛皮我虽然吹不起来多少,但如果收拾你的上下两个嘴,倒并不
觉得怎么费事。你既然干这无本有利的好买卖,见过的龟肯定不老少,你先把我的龟和其它男人对比的同时,我看
你下面的嘴长得到底如何?假如适合我那挑剔的胃口,再说怎么让你周到服务的话。「幺妹一听,立刻气急败坏地
辩白道:」你这些烂锤子话,叫我听了心里恼火的很。自己在四川农村老家,只和男朋友耍过十几次,到这里还不
到一个月,见过的鸡巴能有多少?我既然每次要钱比别人多,屄不但长得不一般,而且肯定和别人不一样。你不要
仗着自己鸡巴粗长,前面像个肉头蘑菇了就牛屄。要想看我的屄了就快些,尽说些屁话有啥子用嘛?」我瞥着幺妹
似急非嗔的样子,龟少不了的在她脸上仍然乱敲打,却不屑地也撇着嘴,刻薄话一连串地又丢了出去说:」咦……!
刚才还说我在吹牛,当事实摆在面前后,自己又当起牛皮匠了。幸亏你下面嘴长的不是一瓣,如果是一瓣,你身上
假如再有虱子,它们保险全是双眼皮,也会跟你一起往死里吹牛。唉!如今这水牛过河——角顾角(各顾各)的社
会,反正吹死牛又不犯法。「幺妹听我这么寒碜她,圆圆的大眼睛向我翻了一下,颇为不满地说:」想看就赶快看,
我的屄长得好不好,你耍的时候就会知道。吹牛屄不贴邮票的事,你以为我文化浅不会说?只是我个子比较小,你
的鸡巴头又实在太大,刚开始耍我还是希望你慢一些好。「我鼻孔里只」嗯「一声,随即像泰山压顶一样,扑在了
幺妹赤裸的身上。嗬!别看幺妹这小婊子身体虽然单薄,皮肤却非常滑嫩绵软。我龟在她分开的两腿之间横冲直撞,
双手乱揉着她柔绵的梨状乳房,舌头从挺直的鼻梁上,上下舔了好几遍,最后停留在嘴边,想啜吮一阵她的舌头时,
她两手推开我,嘴里矫情地嗔怪道:」你岁数都这么大了,怎么还像小伙子一样急呀?今天耍就要耍个痛快,你还
是看看我的屄长得究竟啥子样,我啜上一阵你的大鸡巴,还有像小鸡蛋一样的卵泡子后,咱俩再一边耍一边啜舌头
好不好?」我在小个女人那里嫖的那几个货,除了王芳肯啜我的龟和卵蛋外,她们全嫌男人和女人的那地方脏,怎
么说都不愿意亲吻和口交。今天看幺妹这么主动,我当然喜不自胜地」嗯「一声,立即翻身倒趴在了她已出了不少
汗的身上。毕竟自己才陷入欲海不久,嫖的小姐不多,到底是个生涩的黄瓜。可看了几眼幺妹这小婊子两腿之间藏
的货以后,啧……!立刻禁不住地咽了一大口唾沫。幺妹深褐色的阴毛,从阴阜上整齐地排列着一直延伸下来,到
像个鼓鼓肉包子似的大阴唇上面时,只有稀稀拉拉的那么十几根;两片如一半五分硬币大小,边缘如锯齿一般的棕
色小阴唇,尤其顶端那颗似半粒花生米一样的嫣红阴蒂,骚情地从包皮里面完全露出来后,向我闪现着靓丽的晶莹
光芒。几十年来我虽然阅女甚多,除了自己特别喜爱的姑娘,啜舔过她们鲜嫩纯净的屄外,对于出外卖身的小姐,
却从来不屑于这样做,因为我嫌她们被千人骑,万人压过以后,那里肯定很不干净,所以心里始终有一种反感的想
法存在。对于幺妹可就不然,一则从她面貌上看就岁数小;二则听她说没有肏过多少次;再则她刚温水清洗了一阵。
我翻开她左面一片叠压在右面一片上的柔软小阴唇,眼睛对几片小肉片遮挡,像个小喇叭的柔嫩屄口,慎重而又严
格的扫描了一会,闻了闻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气味。当我的龟被幺妹用温热的舌头,来回卷着用力一折腾,自己马
上感到全身一爽的同时,我也张开色狼之口,将她两片皱搐在一起的小阴唇吸进嘴里,轻轻嚼噬了十几下后,牙齿
包围住她完全勃起的阴蒂,一下接一下地啃咬了起来。谁知幺妹的阴蒂特别敏感,我连啃带咬地才一阵工夫,她两
条大腿内侧肌肉一抖颤,一股又热又粘的淫水,像潺潺溪流似的,流淌到我下巴上时,她也从嘴里吐出龟,脸绯红
并大口喘着气说:」老哥哥,想不到你虎老仍然雄心在,鸡巴我不但啜得成了个紫红茄子,耍女人的本事一点儿也
不赖。现在我腮帮子除了感到又酸又困外,屄里面已经痒得骚水直往外流,身上的汗也流了不少,再这样耍下去肯
定受不了。要不,我在地上铺上凉席,在那上面开始耍怎么样?免得在床上,让你大鸡巴把我耍疯了时,床不但『
咯叽、咯叽‘地会响,我舒服了更会忍不住地爱大声哼哼,叫楼下或者别人听到了也不好。「幺妹不提自己身上流
了许多汗倒也罢了,她顺口一提议,我顿时感到忙碌了这一阵工夫后,除了觉得浑身燥热,嘴上一片狼籍,房间里
面特别热以外,额头和胸脯上也挂满了不少细密的汗珠。我从幺妹两腿之间抬起头,顺手抹了一把嘴上的淫水,随
声附和道:」你考虑得确实很周到,这贼天气热得真够呛。到时候肏着一忘乎所以,不要说你舒服得像疯子一样乱
喊怪叫,床如果再『咯叽、咯叽’响,万一叫哪个屄嘴长的人,听到后到派出所告个现行,被他们堵住门光屁股抓
住,我俩谁脸上都不好看。再一个问题是我还没有开始肏,牙齿只不过碰了肉豆豆一会儿,你屄里面怎么就像喷泉
一样,给我洗了个脸啊!假如我再出力气肏得稍微厉害些,你这样一直喷个没完,加上俩个人身上流的那些汗,弄
得凉席上滑唧唧的像在溜冰玩,到底我俩是在肏屄呢还是在相互搓澡?」幺妹立刻」咯……「地边笑边眼睛斜乜着
我说:」老哥哥说话太幽默了,开始看到你那不冷不热的样子以后,我还认为红艳姐为挣介绍费骗了我。谁料想才
一会儿工夫,风趣话连考虑都不考虑,一连串地就丢了出来。现在看来你这个人是个直肠子,就和我们四川人一样,
说话做事都非常实在。如果耍的本事再特别厉害,以后有空多耍我,别的男人我还是原价,你就少上十块算了。「
我一听马上给幺妹砸了个结实铆钉说:」我们男子汉说话如拔牙,你可不要话说过、肏过以后再拉了稀啊!「幺妹
翻了我一眼说:」信不信,耍完就知道,话说再多能顶个锤子。「幺妹说完这话,将床边卷立着的一张凉席拿过来,
利落地摊开铺在地上,用另外一条毛巾,蘸着清水擦拭了几遍,长发用橡皮筋随便一扎后,接着大岔两腿躺在了凉
席上面。此时我当然不是省油的灯,一个饿虎扑食压在幺妹身上,两手抓牢她白皙结实的双腿,往上一推按压在乳
房两旁,硬撅撅的龟朝她腿裆里乱撞了几下,寻觅到一个熟悉的所在后,屁股猛地往前用力一挺,只听」咕唧「一
声脆响,龟立刻陷落在了一个既紧凑又烫热的隧道里面。只听幺妹一声怪叫,一大股热乎乎的尿水喷洒在我小腹上,
屄紧夹住龟不断蠕动了起来时,两手用力往外推搡着、紧蹙眉头抱怨我说:」哟……!我叫你开始耍时慢一些,你
怎么像急猴子一样,除了卵泡连根都捣进去了?看看看!捣得我屄里面像着了火,烧辣辣地特别胀疼倒还罢了,尿
都捣出了一大股。要是叫别的小姐知道我这么不禁耍,丢人现眼的同时,她们的牙都会笑掉几个。「我笑吟吟地一
面享受着幺妹屄里面肌肉,对我龟的持续挤压,一面死皮赖脸地戏谑她说:」你不是说耍就要耍疯吗?我的龟进去
以后还没有舍得再动,你就哭丧着个脸立刻到了旧社会里面,是不是你成了受苦受难的喜儿,我倒成了恶霸地主黄
世仁在强奸你啊?」幺妹听了」扑哧「一笑,屄紧接着猛力一抽搐后,脸色恢复到了原状,连羞带嗔地用小拳头,
在我胸脯上连连捶击着说:」你这个死皮,我反正说不过,毕竟我干这个事时间不长,你的鸡巴太粗太长,鸡巴头
子又大得出奇。一下子全搞进我屄里面去,总是感到不太习惯嘛!「我诡笑着快速收缩了几下肛门,龟自然在幺妹
屄里面有力地跳了几下后,她顿时停止了对我的捶击,双手搂住我脖子,满脸洋溢着惊奇的神色说:」咦!我还以
为只有女人屄里面舒服了会跳,男人射精时才跳那么十几下。谁知你能得不射精也会跳,啧……!现在就是不耍,
我也觉得舒服起来了。老哥哥,虽然你再没有用鸡巴接着耍,我想问一下,我的屄里面你是不是感到有些特别?」
我停止了肛门的收缩,屁股往后一退又快速一挺地来了几下,这才贼笑着答复幺妹:」其实要舒服还是这样来的快,
那样只不过是隔着裤子挠痒痒,根本解决不了基本(鸡巴)问题。你屄里面和别的女人并没有什么显着特别,还不
是两片肉中间藏一个洞,我只感觉里面跳得比较厉害,时间稍微长些罢了。「幺妹一听,脸上马上挂满了桃花,得
意地向我抛了个媚眼。小蛮腰在我身下使劲扭了几扭说:」老哥哥哟!你花自己的血汗钱耍我不容易,我出外挣个
钱也不容易,今天我俩有缘碰在一起更不容易。你看着我模样长得可以,我又喜欢你的脾气和大鸡巴。

干脆我忍住点,你放开本事了,想怎么耍就怎么耍我。只要你这一次觉得耍得痛快,把我也耍得舒服成一滩稀
泥了不想动,以后有空继续往死里耍我,哪怕耍得我的尿和骚水,在屁股底下和凉席上到处乱流,我也不会怨你耍
得有啥子过分。「我看幺妹已经被奉承得心花怒放,当下趁热打铁地又添了一把火说:」本来掏钱出来玩,就要玩
得痛快才行。今天遇到了你这么一个既能理解我心情,又喜欢叫我随便肏的漂亮姑娘,我真算是找对人了。只是你
名字叫什么,老家在四川哪个地方我不知道,你愿不愿意说一下?」幺妹一听当即就说:」反正你又不会跑到四川
去查户口,我就是说了又怕个啥子。我叫段彩霞,老家在江津农村的一个山沟里,(现属重庆)就是因为穷才出来
打工挣钱,找不到合适的工作,才干起了这个又能享受、钱还挣得比较多的事。老哥哥,你问的话我已经说了,天
气这么热,全身上下尽流汗,你热烘烘的鸡巴,又顶在我屄的最深处,搞得那地方跳啊跳的非常舒服。我俩再不要
摆啥子龙门阵,开始耍起来好不好?」此时的我已经是箭在弦上,到了非发不可的时候。幺妹情趣盎然的刚一说完
话,我马上将她两腿搭在肩膀上面,双手撑在她身旁凉席上,龟像一台开凿隧道的新机器,风驰电掣般地就」咕唧!
咕唧「肏了起来。当我不停歇地肏了几十下后,幺妹像抽了筋的绵羊一样,双手摊开在凉席上乱抖,两腿在我肩膀
上一个劲地哆嗦,汗水流得全身到处都是,屄里面像被电打着似的连续抽搐,牛奶般的粘稠淫水,冒着小碎泡儿直
往外淌。脸像熟透了的红苹果,两眼紧闭,嘴里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」嗯……「地呻吟着说:」老哥哥,你今天可
把我耍美了。鸡巴像孙悟空的金箍棒,耍得我就像快要死了一样。哦哟……!屄里面的骚水,由不得自己的直流,
麻酥酥,酸溜溜地特别舒服倒也罢了,怎么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上?你假如不停下歇一会儿,再这样耍上十几下,我
可能又要丢人现眼的尿出一大泡尿了,哦哟……!你可真厉害呀!「我本有个穷追猛打的毛病,听到幺妹这么诉说,
脑子里猛然闪过两天前我和陶红艳欢乐,在兴头上被她骚扰了的情景后,立刻产生了恶作剧的念头。虽然幺妹也比
较顺从我,但为了报一箭之仇,我还是鼓足剩余的精力,龟完全抽出她屄外,紧接着再用力一插到底,」呼哧!呼
哧「喘着气。飞快地肏了还没有二十下。只听她」哦哟……「地一声长吟,屄里面猛地一紧又一松,几大股烫热的
阴精,急流一般喷射在我龟上,尿也淅淅沥沥地喷洒出来时,我也禁不住这强烈的刺激,灼热的精液如野马一般,
奔驰到了她欢快抽搐的屄里面。当我像没有完成歼敌任务的阻击手,趴在同样满身是汗的幺妹身上,眼睛相互盯视
着。喘了好一阵后,她用手抹去了脸上的汗,眉毛向上扬了扬说:」我出来到Y 县干这事,想不到和你耍起来,不
但把我舒服成这个样子?你还是第一个能把我耍得骚水和尿一起出来的人。

现在我全身上下又酥又软,屄里面都好像麻木得没啥子感觉了。老哥哥,以后有空了希望你经常来,只要红艳
姐不知道,她的介绍费我都不收你的了。另外我俩耍了这么长时间,还是赶快起来用毛巾擦一擦身子,温水洗一洗
我的屄,还有你的鸡巴和卵泡。这凉席已经变成了热席,上面到处糊的那些东西擦干净了收拾好,穿上衣服把门上
暗锁打开,再把门随便关上后,我俩坐在床上摆一摆龙门阵怎么样?」我虽然没有达到企图,神情有些沮丧,但一
想到夜长梦多、只要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、小不忍则乱大谋等等哲理名言,心里一感到坦然,也就同意了幺妹的合
理化提议,翻身从她肚子上下来,和她一起收拾起了汗水淋漓的脸和身,以及狼籍一片的下身和热烘烘的所谓凉席。
等幺妹里面什么也没有穿戴,身上只套了一件碎蓝花的连衣裙。趿拉着拖鞋提着装了事前和事后,清洗了我俩下身
和凉席的污水塑料桶,走出门倒在走廊尽头的厕所里,回来把关上。洗了一下手后,就半依半靠的躺在了床上。我
坐在幺妹身边,看到她被雨露滋润后,愈发娇嫩的靓丽脸蛋时,色迷迷地就将右手伸进她裙下两腿之间,轻轻揉压
着她的阴蒂头逗趣说:」拉皮条的名字叫陶红艳,你又叫段彩霞,看来名字起得好听,做的事情不见得就光彩。「
幺妹脸上挂满欢悦后的春色,轻轻颠簸着她的腰和屁股,」咯……「地小声笑着调侃我说:」你还不是和我们一样,
表面看起来好像是个正经人,实际还不是一个大色鬼吗?尤其耍起来的时候,那个气势汹汹的样子,啧……!真有
个能把人往死里整的劲头。「我咧嘴一笑后,马上回击幺妹说:」知人知面不知心,谁的脸上也没有刻着他(她)
是『小姐‘或者『嫖客’两个字,只有相互碰在一起了,才能显露出他(她)们的真正本色。现在咱俩是乌鸦落在
黑猪身上,都是一个龟样,分不出谁好谁坏。怎么,你是不是嫌我肏得你太凶,心里有些怕了?」幺妹一听赶忙表
白说:」你说的这是啥子话嘛!我如果嫌你耍得太凶,现在还能叫你摸我的那个地方,要那么些钱?就是因为喜欢
上了你这个人,还有又粗又长的大鸡巴以后,才愿意叫你往够里摸。摸着心里就会想我,想了还会下次再找我使劲
往疯里耍嘛!「正当我和幺妹在床上,这样无所顾忌的打情骂俏相互调笑时,自己一眼瞅见门被推开了一道两指宽
的缝,一只黑亮的大眼睛,向我俩窥探了一下后,门立即又恢复了原状。

完结